当前位置:首页 > 溯源动态 > 正文

中国蜂产品主要出口市场质量安全监管重点分析

点击数:7277次      新闻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3-08-01
摘要:在农产品国际贸易中,质量安全准入要求被认为是具有重要贸易影响的因素。入世后,受主要出口市场不断严格质量安全监管的影响,中国蜂产品国际市场占有率持续下降。在重点分析近年来日本、欧盟、美国蜂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重点的基础上,本文就国际蜂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趋势进行了讨论。
关键词:蜂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出口市场
国外已有研究显示,虽然发展中国家在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生产方面比发达国家更具优势,但由于发展中国家的生产过程控制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发达国家的质量和安全要求因此经常成为影响发展中国家拓展发达国家市场的主要因素[1,2]
中国是蜂产品生产和出口大国。入世前,人们普遍预测,蜂产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会随入世后关税的降低而有大幅增加。然而,入世后,蜂产品的出口并未如预期的大幅增加。特别是入世之初,欧盟因氯霉素超标禁止中国动物源性产品进口、日本肯定列表制度实施等事件连续给予蜂产品出口重大打击。以蜂蜜为例,虽然蜂蜜产量呈增长趋势,但出口发展并不乐观。入世之前,我国蜂蜜出口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在20%左右,2001年曾高达22.45%。入世后,我国蜂蜜的国际市场占有率下降一半左右(附图)。显然,国外蜂产品质量安全要求已对我国蜂产业的发展和贸易产生重要影响。本文针对近年来我国蜂产品主要出口市场蜂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进行了研究,对各市场的监管重点进行了分析。

 
附图  2000—2011年中国蜂蜜产量与出口量占世界总量比重
数据来源:FAOSTAT
1  日本
日本是蜂蜜和蜂王浆产品的主要进口国,在蜂产品方面主要的法规和标准有3个,分别是由公平交易协会制定的日本蜂蜜公平竞争法规、日本蜂蜜标准和日本蜂王浆检查实施要领。在蜂产品安全方面,日本厚生劳动省2006年推出肯定列表制度,对进口蜂产品的农兽药残留提出了严格的要求。1995—2011年间,日本所发出的WTO通报均为卫生与植物卫生(SPS)领域,涉及的管理内容为农兽药管理以及进口食品检查项目修订。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日本对于蜂产品消费安全问题的关注,农兽药残留限量要求和进口检查项目是其最经常使用的管理手段。
1.1  限量要求
日本对于蜂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最主要的措施就是对产品中药物残留的限量要求。2007—2011年,日本每年均会就蜂产品中的药物残留进行制修订。同时,日本对于蜂产品的药物残留要求越来越具体,目标更加明确。2009年,日本针对蜂产品中溴替唑仑提出限量要求;2010年,先后对奥苯达唑、克伦特罗、丙苯磺隆、脱叶磷等提出限量要求;2011年,又分别对卡拉洛尔、甲苯咪唑提出限量标准。收紧性措施或者是新增限量要求,或者是进一步严格限量要求,通常是将限量要求提高一个数量级。日本肯定列表中对55种药物在蜂蜜和蜂王浆的最大残留限量进行了规定;同时,根据肯定列表中一律标准的要求,未制订最大残留限量标准的均按照一律标准(0.01ppm)执行。鉴于日本未制定蜂花粉中的药物残留限量标准,因此,所有的药物均按照“一律标准”执行。从总体上看,虽然日本明确的限量要求在所有国家中并不是最多的,但是要求堪称最为严格,这一方面为产品的质量安全提供了一定保障,另一方面也在检查项目选择方面为日本提供了灵活的执法空间。
    1.2  检查制度
以药物残留限量要求为基础,日本对于蜂产品辅以严格的质量安全监控。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历年食品监控计划,2006—2011年间,蜂蜜相关产品(包括蜂蜜、蜂王浆、花粉等)一直是日本监控的目标产品之一。而且,从历年监控指导计划分析,日本对于蜂产品的检查日趋严格。最为重要的一个体现是其检查项目逐年增多,涉及药品的范围越来越广。在2006年的监控计划中,对于蜂蜜相关产品的监控主要集中在四环素类、氯霉素类、青霉素类、呋喃类等药物的残留限量,监控药物种类共10项。2007—2008年,监控项目增加到20项、2009—2010年为30项、2011年的检查项目则进一步增加到33项;监控的药物也扩大到四环素类、氯霉素类、青霉素类、呋喃类、氨基糖苷类、喹诺酮类、磺胺类等药物,并且每类所涉及的具体药物也有所增加。
2  欧盟
欧盟既是蜂产品的主要生产者和出口者,同时也是蜂产品的重要消费者,这种双重身份使其在蜂产品的质量安全监管方面具有自身的特点。
2.1  产品限定
欧盟是限定进口产品范围,将措施的作用环节前移,从而在产品进口的先决条件阶段就设置了一道关卡。产品的限定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从产品定义入手,另一方面是限定进口来源。对于蜂蜜,欧盟在其定义中将蜜蜂仅限定为意蜂,这样就将大量非意蜂产蜂蜜排除在欧盟市场之外,从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欧盟养蜂业的利益。产品限定的另一方面是对来源进行限制。欧盟对于动物源性产品的进口有严格的规定,要求之一就是产品必须来自于其进口动物源性产品第三国名录之内。只有符合与欧盟具有相互认可协议、按照欧盟相关指令要求实施残留监控计划等条件的国家和地区方可进入该名录。作为动物源性产品的蜂蜜、蜂王浆等产品自然需要依此要求进行。欧盟的第三国名录经常更新变动,针对蜂蜜的进口国家或地区也不断根据情况进行增减。
2.2  残留限量
在欧洲,消费者对蜂产品的安全性关注集中在药残和卫生方面。欧盟对于蜂产品农兽药残留限量的严格控制主要表现在监管物质多样、指标数量繁多、限量要求严格几方面,欧盟对于蜂产品的农兽药残留限制有近200项。在兽药使用方面,欧盟持保守态度,只对个别物质不作规定,未列入法规470/2009以及2377/90附件中的药物成分的兽药禁止使用。在农药限量方面,90%以上的限量要求都在0.05mg/kg以下。同时,欧盟还对禁用物质制定了最低执法限量(Minimum Required Performance Limits,MRPL)。根据欧盟委员会2005/34/EC决议,对从第三国进口的动物源性产品中检出药物残留,尤其是针对检出禁用物质残留,但低于欧盟制定的MRPL的情况,虽允许产品进入食物链,但将被记录在案。一旦在6个月内同一来源、同一禁用物质出现4次或以上记录时,欧委会将向输出国进行通报并采取相应措施。
2.3  对蜜源植物安全性的关注
对蜜源植物的关注是欧盟蜂产品技术性贸易措施实施的新方向。与之相联系的主要是转基因问题和吡啶生物碱、具有潜在致癌遗传毒性的次生植物代谢物问题。
2011年9月,欧盟法院裁定,在欧盟范围内销售含转基因花粉的蜂蜜需获得特定的许可。欧委会认为,花粉是蜂蜜中的成分,同时也是其中的配料,不管是否来自于转基因作物,均需在商品标签上进行标识。这一裁定对于其它国家特别是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家的蜂产品出口而言可能会构成一定的贸易壁垒。欧盟对于这一问题的裁决已受到阿根廷、乌拉圭、墨西哥、加拿大和美国的反对和质疑。
另外,近年来,吡啶生物碱、具有潜在致癌遗传毒性的次生植物代谢物也引起人们的关注。据了解,它们可从600多种植物中形成,这些植物的花粉是潜在的吡啶生物碱来源,它们也可能被带入蜂蜜中。因此,欧盟一旦对蜜源植物方面提出相关要求,很可能会对蜂产品的贸易产生相应影响。
3  美国
美国曾是我国最主要的蜂产品出口市场之一,但2009年之后,受各种进口限制影响,其市场重要性逐渐降低。与其它市场相比,美国对于蜂产品的药残限量种类和数量较少,同时也不如其它市场那么严格。事实上,美国对蜂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更多地运用真假性鉴别和标识等手段。
3.1  蜂蜜的真假性鉴别
根据美国《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规定,将食品中全部或部分用另一种物质替代,或以任何方式掩盖损害或次品的行为在美国通常都被列为经济掺假的范畴。FDA认为,经过超滤后不含有花粉的任何产品都不是蜂蜜,并于2008年11月19日发出掺假蜂蜜预警,要求对所有国家进口的蜂蜜进行13C/12C的同位素比值测定,对于掺假蜂蜜进行自动扣留[3]
3.2  标签标识要求
标签标识是美国蜂产品管理的重要措施之一。根据对WTO/TBT-IMS系统数据检索分析,1995—2011年间美国的蜂产品相关通报均涉及标签标识,不仅有一般性的标签要求,还涉及营养标签、辐照标签要求和原产地标签要求。
美国2008年《农业法案》10402节对1946年《农产品购销法》进行了修改,规定如果某蜂蜜产品含有美国农业部(USDA)的官方等级标记或声明,还须在紧邻上述标记、声明等的位置加贴至少同样大小的、清楚、永久的产品原产国标签。2009年,美国农业部营销署(USDA/AMS)发布了包装蜂蜜产品的原产国标签暂行最终条例。如果有USDA官方等级标记和声明的包装蜂蜜不能满足原产国标签要求,则禁止对其进行检验和认证。
4  讨论与结论
根据上述对近年来日本、欧盟和美国等3个市场对于蜂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重点的分析,可以大致归纳出国际蜂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如下几个趋势。
(1)质量安全已成为各国消费者共同关注的焦点,也是各国政府公共健康政策的重要目标和长期目标。这无疑也表明,进口市场的质量安全监管将成为中国蜂产品长期面对的挑战。
(2)各国食品安全监管重点逐步由保护转向预防,国外市场对于蜂产品质量安全的监管也从对终产品的监控扩展到生产源头,进一步加强对出口地区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的关注和认可,从而实现对于进口产品生产全过程的有效监控。
(3)国际市场对于蜂产品药残控制数量越来越多,最大残留限量的水平越来越严格。当前,中国蜂产品出口受阻的最主要因素是药残限量超标。只有加强产品的卫生安全水平监管、提高产品本身质量安全水平,才可能实现与国际市场的质量安全需求同步发展。
(4)不同市场因其自身的特点而在监管手段和重点上有所不同,关注点也有所区别。根据国内产业发展和消费需求,以消费为主的日本其监管手段侧重于产品的卫生安全方面,强调产品消费的安全性;而作为身兼蜂产品主要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欧盟和美国,则在关注产品卫生安全的同时,也根据自身产业发展需求和本国产品特点,在产品品质上给予更多的关注,提出更多的要求,从而实现保障消费安全和进口调控的双重效果。
作者简介:戚亚梅(1976—),女,在读博士生,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技术性贸易措施。
通讯作者:叶志华(1955—),男,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农业质量标准、食品安全管理。
参考文献:
[1]Murphy, K. M., & Shleifer, A.. Quality and trade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97,53:1-15.
[2]Edwards, S. .Trade orientation, distortions and growth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J].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1992,39 (1):31-57.
[3]袁玉伟,张志恒,叶雪珠,等.蜂蜜掺假鉴别技术的研究进展与对策建议[J].食品科学,2010,9:318-322.